庭审笔录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庭审公开 >> 庭审笔录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杨浦支行诉泰苏米公司、三翔海运株式会社、优胜油轮公司、南龙化学有限公司、珠海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上海中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时间:2019年05月13日

法庭审理笔录(第壹次)

时    间:2017年9月26日    14时30分至17时40分

地    点:上海海事法院第六法庭

是否公开审理:是            旁听人数:5

审判人员:金晓峰  王  蕾  高新华

书 记 员:王腾宇

开庭审理  (2017)沪72民初177号  一案

记录如下:(书记员宣布法庭纪律)

审:现在开庭。首先核对到庭当事人。请原告陈述单位名称、地址、法定代表人姓名、职务及委托代理人姓名、工作单位、职务、代理权限。

原: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杨浦支行,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杨浦区长阳路。

代表人:黄勤,该支行行长。(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姚慧芸、刘丰畅,上海虹桥正瀚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详见授权委托书)。今天到庭的是刘丰畅律师。

审:请被告逐一陈述单位名称、地址、法定代表人姓名、职务及委托代理人姓名、工作单位、职务、代理权限。

被一至被四(下简四或各被告首字):被一泰苏米公司(TATSUMI MARINE(S) PTE. LTD.),住所地:新加坡共和国来福士码头6号(6,RAFFLES QUAY, SINGAPORE 048580)

法定代表人:时田博(HIROSHI TOKITA),职务董事。

被二:三翔海运株式会社,住所地:日本国东京都千代田区饭田桥三丁目8番。

法定代表人:武宫三千雄(MICHIO TAKEMIYA),职务董事。

被三:优胜油轮公司(CHEMPIONEER TANKERS PTE. LTD.),住所地:新加坡共和国余东旋街(TONG SEN ST#17-98 SINGAPORE 059818)

法定代表人:赤尾亮一(RYOCHI AKAO),职务董事。

被四:南龙化学有限公司(SOUTHERN DRAGON CHEMICAL S.A.),住所地:巴拿马共和国巴拿马市塞缪尔路易斯曼纽叶则大道瑟萨大厦邮编4150(EDIFICIO COMOSA SITUADO EN LAS AVENIDAS SAMUEL LEWIS Y MANUEL M.YCAZA P.O. BOS 4150 PANAMA CITY,REPUBLIC OF PANAMA)

法定代表人:神原裕彰(HIROAKI KAMBARA),职务董事。

四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吴蕾、张运鑫,上海四维乐马律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详见授权委托书)。

被五(下简外):珠海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人民共和国广东省珠海市南水镇高栏港大道2073号新源大厦。

委托代理人:崔立朋,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许光玉、周崇宇,广东海建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详见授权委托书)。今天到庭的是许光玉律师。

被六(下简泽):上海中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钱仓路1号。

法定代表人:周成宝,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钱玉林、徐人歌,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详见授权委托书)。今天到庭的是钱玉林律师。

审:原告对六被告今天出庭人员身份有无异议?

原:没有。

审:六被告各自对原告及其他被告今天出庭人员身份有无异议?

六被:没有。

审:上海海事法院自贸试验区法庭,今天对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杨浦支行与被告泰苏米公司、三翔海运株式会社、优胜油轮公司、南龙化学有限公司、珠海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上海中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进行公开审理。本案合议庭由审判员金晓峰、审判员王蕾、人民陪审员高新华组成,金晓峰担任审判长,书记员王腾宇担任记录。

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条、第五十一条的规定,诉讼当事人享有委托代理人、申请回避、收集提供证据、进行辩论、请求调解、提起上诉、申请执行以及查阅、复制本案有关材料和法律文书、自行和解、放弃、变更和承认、反驳诉讼请求、提起反诉的权利,但诉讼当事人必须依法行使诉讼权利,遵守诉讼程序,履行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

审:原告对上述权利义务是否清楚?

原:清楚。

审:六被告对上述权利义务是否清楚?

六被:清楚。

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有申请回避的权利。

审:原告是否对上述人员申请回避?

原:不申请。

审:六被告是否对上述人员申请回避?

六被:不申请。

审:下面进行法庭调查。由原告陈述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

原:请求判令1、被告泰苏米公司赔偿原告货物损失4512433.76美元;2、被告泰苏米向原告赔偿货款的利息损失,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人民币贷款利率的1.5倍,从起诉之日20160118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3、被告三翔海运、优胜、南龙、中外运、中泽对前两项诉请承担连带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六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详见诉状)

审:你方诉因?

原:无单放货侵权纠纷。

审:诉请第二项的利率按照人民币计算?

原:是的,基数是美元,利率按照人民币的利率计算。

审:利息损失按贷款利率的1.5倍的依据是什么?

原:参照最高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详见诉状)。

审:为何适用买卖合同规定?

原:本案是侵权,双方没有事前约定,所以参照买卖合同规定。

审:诉讼费是指什么费用?

原:案件受理费。保全费不再主张。

审:请被告逐一答辩。

泰、优: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1、原告索赔属于贸易融资纠纷,原告应当基于其与被六之间的融资合同单独解决,与本案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涉。2、原告不是涉案合同项下的当事人,其贸易融资合同项下约定的对货物处置的权利并不约束被一、三,原告无权提出针对被一、三的诉讼。3、涉案提单项下的放货行为,被一、三严格按照运输合同托运方的指示进行,对于放货行为没有过错。4、原告在宁波海事法院申请扣押南方长颈鹿轮,该保全措施已被认定为错误保全,因此,宁波海事法院对原告提起的诉讼没有管辖权,宁波院将本案移送本院审理再次从事实和法律上确认其对本案没有管辖权,针对本案的诉讼,原告所有的起诉行为,均在宁波院提起,鉴于宁波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而原告未能在时效内在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原告的索赔超过时效。

三、南:1、原告的索赔属于贸易融资合同项下的纠纷,其应当基于其与被六之间的合同约定,解决纠纷,与本案系争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下无单放货无关。2、被二、四都不是本案中原告诉讼的船舶的所有人,也不是提单项下的承运人,对于原告诉请,没有任何法律责任。3、原告在宁波院申请扣押南方长颈鹿轮,已被认定错误,宁波院自始没有管辖权,原告已经丧失时效利益。

南:被四是原告在宁波院提起诉讼之后追加的,且没有在扣船后30天内追加,所以其对我方的诉讼更加没有合法性。

外:同意被一的答辩意见。另补充1、我方代理行为是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规定的在代理权限范围内的代理行为,如果要赔偿,不应当由我方赔偿,被代理人被一对我方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被一与原告都确认是被一指示我方放货的。2、原告适用民法通则第六十七条主张我方承担责任错误,该条规定的是非法行为需承担责任,但非法行为是违反国家强制性、禁止性的规定,无单放货不属于该条规定,在实践中,承运人根据托运人要求签发提单,不要求则可不签发提单,在短途运输中经常出现无单放货的情况,还有承运人托运人约定电放的情况,所以作为代理人的我方,并不知道承运人和托运人的约定,根据被一的指示放货没有认可错误,第二次全国海事商事审判会议纪要对此有相应规定。

泽:1、被案涉及的提单是租船合同项下提单,且是90天远期信用证,所以本案货物在卸货港凭保函放货是正常的。2、同意被一对本案时效的答辩意见。

审:法庭在庭前已经组织双方进行了证据交换。原告对证据交换时发表的举证、质证意见是否确认?有无补充意见?

原:确认,无补充。

审:六被告对证据交换时发表的举证、质证意见是否确认?有无补充?

六被:确认,无补充。

审:原告,今天有无补充证据向法庭提交?

原:补充1、集友银行发送的全套文件(除提单),用以证明原告付款后,从集友银行处取得的提单、商业发票在内的文件,我方是本案提单项下合法持有人,以及提单项下货物价值。该证据有原件,但尚未办理公证认证。2、托运人出具给被一、三的保函及翻译件,用以证明被告泰苏米公司、优胜公司认可并实施了无单放货行为,且两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

审:下面由被告就该份证据发表质证意见。请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进行质证。

泰、优:补充证据1上是黑白盖章,不能确认是原件,没有公证认证,我方不认可真实性合法性,就关联性,材料显示接收方是建设银行上海分行,不是本案原告。补充证据2真实性确认,不认可关联性,该保函证明被一、三是依照提单托运人的指示放货,说明了两者的放货行为没有过错。

三、南:1的质证意见同被一、三;2、不是我方提供,无从核实,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认可。

外:1的质证意见同被一、三;2、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通过该证据可以证明托运人出具了保函给被一,被一指示我方作为代理方,并通知我方其已经取得托运人的保函,在这种情况下我方放货是在代理权限内实施代理行为,没有任何过错。

泽:对两份证据的质证意见同被一、三。

审:六被告,今天有无补充证据向法庭提交?

六被:没有。

审:庭前提交的南方独角兽轮的相关材料是否作为证据提交?

南:我方在宁波院申请保全复议时提交的关于南方独角兽轮取消登记时提交的船舶注销登记材料,用以说明南方独角兽轮在转让之前的登记船东是优胜公司。现作为证据提交。

审:船舶转让的时间?

南:201504,涉案纠纷发生在201503。

审:卖给谁了?

南:注册船东不清楚,但是目前船名是DONG-A SIRIUS,原告证据二船讯网信息上也有显示。

审:请原告和其他被告发表质证意见。

原:该材料没有原件,但是我方确认该材料证明的和宁波院裁定中认定的优胜公司是涉案船舶登记所有人的事实。另,被告方在陈述时也引用了我方证据,说明我方查询的船讯网上的信息是真实的。根据被告的陈述,再结合我方船讯网的信息,转让之前的船舶所有人显示的是三翔公司,所以可以认为其在本案中应当承担责任。

泰、优:认可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关于原告的意见,我方认为船舶注册所有人应当以船舶登记证书为准。

三:认可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

外:我方没有参与宁波院的复议,不清楚,且该证据与我方无关。

泽:不认可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与我方无关。

审:原告,你司提供的证据2船舶档案在船讯网上是否依然可以查询到?

原:可以。

审:各被告,对网站上又该信息的记载是否确认?

四被:我方确认该网站是有该记载,但其内容不一定准确。

外:我方确认该网站信息可以作为参考,但是网站登记信息的时候不一定准确。

泽:确认。

审:关于本案事实,原告是否有问题向被告发问?

原:中外运,上次庭审时你方表示涉案船舶前次靠港时登记的船东是南龙公司,所以这次靠港登记的也是南龙公司,那么前次靠港时间?

外:代理人须庭后核实。

原:除本案之外,涉案船舶靠港时申报的船东是南龙公司有几次?

外:须核实。

原:起码有一次,对吧?

外:是的。

原:你方是从谁处取得的货物?

外:我方仅是船舶代理,船舶靠港后由码头公司管理货物,我方不经手货物。

原:优胜公司,你方有没有船舶代理?

优:在本案中没有船舶代理。

原:货物到港后,你方是否收到放货的邮件,你方把货物放给了谁?

优:须庭后核实。本案中我方没有实际经营船舶,只是登记所有人。

原:三翔公司,你方与涉案船舶是何关系?

三:我方是南方独角兽轮的技术管理人。

原:三翔公司在举证时提交了其与南方长颈鹿轮的船舶管理协议,也称自己是该轮的技术管理人,那么其也应当提交与南方独角兽轮的船舶管理协议。

审:关于本案事实,被告是否有问题向原告发问?

四:原告是否在贸易融资合同项下向被六主张权利?

原:没有。

外:没有问题。

泽:没有问题。

审:下面法庭向双方当事人询问。

审:首先本案具有涉外因素,法律适用?

原:中国法。

六被:中国法。

审:原告,请明确一下你司起诉的诉因。

原:无单放货侵权纠纷。

审:要求各被告承担何种形式的责任?

原:连带责任。

审:要求各被告承担连带责任的依据是什么?

原:泰苏米公司是本案涉案承运人、船舶的经营人,依据最高院无单放货规定第二条追责。优胜公司是涉案船舶的登记所有人、实际承运人,中外运是优胜公司的船舶代理,中外运的无单放货行为,被代理人优胜公司应当承担,依照海商法第六十三条追责。南龙公司是涉案实际承运人、船舶登记所有人,根据民法通则六十六条,当他人以自己名义实施民事行为却不持异议的视为同意,既然南龙公司已经将船舶转让给了优胜公司,但是后者在船舶靠港时多次以南龙公司的名义申报却不提异议,所以其也应当承认同优胜公司的责任。三翔公司是本案运输的实际承运人、船舶管理人和船舶所有人,追责依据同优胜公司和泰苏米公司,其也是泰、优、南三公司的共同母公司,其与上述三家公司存在混同,对于该三家公司承担的侵权责任,三翔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中外运公司是无单放货的实施人,按照民法通则第六十七条追责。中泽公司是接受无单放货的,根据最高院无单放货规定第十一条追责。(法律依据详见列表)

审:对中泽公司,你方究竟是以其为无单放货的提货人追责还是贸易融资合同相对方追责?

原:本案中仅基于其是无单放货的提货人,贸易融资合同项下的纠纷不请求本案处理。

审:原告主张侵权,具体各被告侵犯的是什么权利?

原:提单项下的货物所有权。

审:各被告在本案中的法律地位?

泰:提单签发人,契约承运人。

优:涉案船舶的登记所有人,实际承运人。

三、南:与本案无关。

外:承运人泰苏米公司的代理人。

审:泰苏米是否确认?

泰:确认。

泽:实际提货人。

审:对于侵犯货物所有权,各被告有何意见?

泰、优:原告仅仅是提单的持有人,对货物没有所有权。

三、南:同意被一、三。

外:同意被一、三。

泽:由法院认定。

审:原告,你司主张涉案船舶在从事涉案运输时的beneficial owner是三翔公司,registered owner是优胜公司,beneficial owner和registered owner有何区别?你司主张的依据是什么?

原:受益船东是英文翻译,即是船讯网上的船舶所有公司,而优胜公司的注册船东。

审:对此,三翔公司和优胜公司有何意见?

三:原告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从现有的证据看,我方不是涉案船舶所有人,仅是技术管理人,不涉及经营。

优:关于该问题,宁波院复议裁定中第五页下半部分有表述,庭审中,扣押船舶的执行法官也确认南方长颈鹿轮的注册船东是南龙公司。

审:但是不涉及涉案船舶是吗?

优:是的,当时扣押的是南方长颈鹿轮。

审:原告主张被一至四混同的依据?

原:三翔公司是其他三公司的母公司,且根据原告质证时补充证据3-6,网上的登记信息,三翔公司和优胜公司的地址、电话都相同。另外,虽然船讯网上的登记所有人从南龙公司变为优胜公司,但是船舶所有公司一直是三翔公司,泰苏米公司一直实际经营。

审:被一至被四对此是否确认?

三:不确认,原告的主张都是船讯网的信息,但是船讯网自己声明其信息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审:原告,涉案货物的贸易运输放货的情况陈述一下,提单是如何流转的?

原:不清楚。

审:优胜公司、泰苏米公司是否清楚?

泰、优:涉案货物从马来西亚起运至珠海,到达目的港后泰苏米公司依据托运人要求在珠海放货。泰苏米公司通过香港的富基公司委托中外运公司作为在珠海的代理,放货指令通过富基公司通知中外公司放货。

审:中外运公司是否确认?

外:确认。

审:泰苏米和优胜公司是什么关系?

泰:优:期租合同,优胜公司租给泰苏米公司,具体合同文本庭后核实。

审:中泽公司对买卖运输放货等情况是否清楚?

泽:我方和协力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但具体签订方式代理人不清楚。

审:提单上的发货人马拉西亚公司和协力公司的关系是否清楚?

泽:不清楚。

泰:据我们了解协力公司是贸易中间商。

审:泰苏米公司,提单上签单人是谁?

泰:是我公司在装货港的授权的代理签发。

审:签发时间?

泰:20150312。

审:原告,你方提交的销售合同中付款方式为何与提交给珠海海关的销售合同不一致?

原:应该是中泽公司自己的行为。

泽:该票业务的付款方式发生过变化,原先是T/T,后来改用信用证。

审:泰苏米、优胜对于无单放货事实是否确认?

泰、优:确认。

审:放货日期具体是哪一天?

泰、优:20150318开始,0319完成卸货。

审:谁实际放货的?

泰:是我方实际放货的。

审:泰苏米,为何在未收回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实施放货?

泰:化工品运输的惯常操作,到港后提单上的发货人给我方提供了保函,我方就按指令放货。

审:船舶是谁控制的?

泰:是我方经营的,船员等是优胜公司雇佣的。

审:期租合同能否提供?

泰、优:庭后提供。

审:中外运公司你方实际放货的?是受谁的指示?

外:是的,泰苏米公司的指示。

审:中泽公司,货物是否已由你司提取?在没有正本提单的情况下,你司如何提取了涉案货物?

泽:在远期信用证的情况下,凭保函无单放货的情形是惯常的。

审:为何付款方式从T/T变成信用证?

泽:不清楚。

审:原告,信用证开立申请书中注明中泽公司有支付给你司10%保证金,是否已经收到?

原:收到。

审:原告,你司向集友公司支付钱款能否提供正式的付款凭证?

原:外管局可能有汇出信息。

审:开证是被六申请的?

泽:是的。

审:集友银行作为议付行是谁指定的?

泽:不清楚。

审:原告美元账户开在哪个银行?

原:庭后核实。

审:原告,涉案信用证的开证时间是哪天?

原:20150324。

审:中泽公司,你司提货是哪天?

泽:20150318。

审:中泽公司,为何提货时间会比开证时间早?

泽:涉案提单并非是为提货的,仅仅是开信用证的需要。

审:原告,开正时对此是否清楚?开具信用证时一般如何审查?

原:开证时不清楚已经提货。具体审查材料代理人不清楚。

审:各方当事人是否还有事实问题向其他当事人提问?

原:优胜公司的船员收到无单放货的指示后像谁放货的?如何放货?

优:涉案船舶的船员行为代表的是承租人。

泰、优:原告证据6第三十四页,信用证开证申请日期是20150319,原告,被六申请开证时,你方是否有对货物情况、贸易材料表面真实性进行审查?

原:被六申请开证时,是否装运对原告不重要,我方只要求最迟的装运和发货日。

审:法庭调查到此结束,下面进行法庭辩论。先由原告发表第一轮辩论意见。

原:1、我方是涉案提单的合法持有人,也是提单项下的权利人,涉案提单是不记名提单,在空白背书情况下,谁持有提单,谁即是权利人,原告又基于信用证关系,向境外银行支付款项后,合法获得了涉案提单,所以有权提出本案诉讼。2、原告提供的相关涉案船舶登记信息应当予以认可,被告认为网络上显示的信息仅用于参考,且其上登记的内容已被宁波院裁定否认,我方认为,首先,网站的免责声明不当然导致其信息不可信,而宁波院裁定仅是对案外船舶的信息进行确认,而本案中的船舶信息,被告又提交的相印证的证据。3、六被在本案中有无单放货的行为,侵犯了提单项下的货物所有权。被告一至四存在混同。泰苏米作为提单签发人,应当根据提单记载放货,但其向无正本提单的中泽放货,根据无单放货规定第二条承担责任。中外运公司作为船舶代理,其只能作为船东或者光船承租人的代理,即本案中优胜公司的代理,既然中外运公司实际做出了无单放货行为,那么其行为的责任应当由优胜公司承担,即便如中外运公司所称,其是泰苏米公司的代理,如果中外运公司要无单放货,只能实际控制货物,再将货物放给中泽公司,那么其即成为了无单放货下的提货人。民法通则第六十七条规定的违法,并非司法解释对其作出限缩解释,所以不能对其做相应的解释,所以中外运公司明知无单放货违反,仍然实施该行为,应当承担责任。中外运提出的最高院的会议纪要是对承运人和代理人之间的责任分担,而不是其不承担责任。优胜公司,明知有正本提单向没有提单的人交付了货物,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南龙公司同优胜公司存在混同,其已经转让船舶后仍然默认其他人以其名义实施民事行为,按照法律规定应当认定其同意所实施的民事行为。三翔公司是涉案船舶的所有人,也是泰、优、南的母公司,也是涉案船舶的管理人,基于以上身份,是本案实际承运人,其知晓并参与了无单放货,应当承担责任。上述三家承运人的承担责任依据是海商法第六十一条、六十三条。中泽公司已经承认其提取了涉案货物,根据无单放货司法解释第十一条,应当承担责任。4、涉案货物的价值即我方提交证据中发票显示的金额,而我方已经全部向议付银行支付。综上,六被告应当向我方赔偿货款损失。

审:由六被告发表第一轮辩论意见。

泰、优:1、本案中,原告提起诉讼的根源是扣押南方长颈鹿轮,该扣押由宁波院实施,对于原告因扣押该轮取得管辖权的事实,宁波院出具了生效的保全复议民事裁定,裁定书结论是撤销宁波院之前作出的保全裁定。这说明原告的扣船是错误的扣船行为,基于错误的扣船行为,宁波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其将本案移送至上海海事法院,也从事实上明确了其没有管辖权,而原告所有的起诉行为均在宁波院提起,原告从未在提单的诉讼时效内在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因此,原告所有的索赔已过诉讼时效。2、原告是贸易融资合同项下的融资银行,其仅是提单的持有人,并不对提单项下货物具有所有权,而原告索赔完全属于贸易融资纠纷,其应当根据与被六的贸易融资合同单独解决,与本案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没有关系。另外,原告强调其向集友银行实际支付了贸易项下的款项,而根据集友银行的文件,其签发对象是建设银行上海分行,非本案原告,所以原告不是本案适格原告。3、被一作为合同承运人是按照提单上托运人的指示进行放货,对放货行为没有任何过错,而原告称各方明知没有提单放货,忽视了其自身应尽的对贸易合同真实性核查的义务,涉案货物20150319已经卸货完毕,而被六申请开证是在卸货之后,审批手续也是在卸货后完成,所以原告在本案项下有重大过失。

三、南:1、南龙公司不是涉案船舶的船舶所有人,三翔公司也不是该轮的船舶所有人,因此即使原告诉称的无单放货存在,由此导致的责任也不应当由两者承担。原告在本案中依赖的重要证据是船讯网的记载,但是该网站的记载的信息并不准确,且网站本身也确认其信息不具有约束力。原告根据其对信息的错误理解采取的扣船行为是错误的,且在本案中将我方作为被告不具有法律和事实基础。2、原告索赔的法律地位,我方意见同意被一、三,原告混淆了货物所有权人和提单持有人的区别,货物所有权的取得包括但不限于对于货物所有权的转让意思表示,而原告仅仅是占有了提单,却不能证明货物之前的权利人有转让货物所有权的意思表示,所以其诉状中要求的赔偿货物所有权的诉因有问题,应当从根本上驳回。3、原告在信用证的开立中也存在过错,其应当对贸易合同真实性、对外汇支付条件进行审查,而本案中原告显然没有审查谨慎,所以造成的损失应当由原告自行承担。4、原告起诉的基础是错误的扣船,时效问题同被一、三。

四:本案原告所称无单放货,放货时间是20150318-0319,而申请开证时间是20150319,原告一再申称的无单放货实际在申请开证时已经发生,开具信用证的时间是20150324,无单放货发生在开立信用证之前,所以原告所称的无单放货事实根本不存在,所以原告所主张权利只能是贸易融资合同项下的索赔或欺诈。

外:我方辩论意见同意被一、三的第一点第二点及四被告的补充意见。我方在信用证开立之前已经完成了代理义务,在货物已经交付五天之后,原告再去开具信用证取得提单,再向我方主张权利没有事实依据。另外,本案显然是原告过错导致的损失,是贸易融资合同关系下的。原告称我方是优胜公司的代理,没有依据,是其主观臆测,我方是作为承运人的泰苏米公司的代理,在代理事务中包括船舶靠港、报关、放货等手续,我方是更具泰苏米公司的指示进行代理行为,泰苏米公司通知我方已经获得保函,要求放货,我方没有理由拒绝。原告称我方是收货人的说法也没有依据,涉案货物在到港后通过港口经营人交给了被六,我方仅是按指示办理了交货手续,原告错误理解了第二次涉外海事商事会议的规定,该规定没有要求代理人承担连带责任,连带责任是法律规定的,不能像原告理解进行扩大解释,其依据是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至于原告称该是违法行为,在实践中,并不一定要凭正本提单交货,如果托运人承运人约定电放,就不需要,运输过程中也不一定要有提单,难道在这种情况下,依原告逻辑还要依正本提单交货吗?作为代理人,我方不知道托运人和承运人的关系,我方的义务就是在权限内履行代理职责,本案中我方没有任何侵犯他人财产的故意,也没有任何过错,对原告的诉请不承认任何责任。对此广东高院做出了类似判决,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

泽:我方同意之前被告关于本案诉因下原告的地位以及时效问题的意见。

审:原告,贸易融资合同项下的是否收回过款项?

原:没有收回过,仅对被六的10%的保证金进行扣划。

审:被六是否确认?

泽:确认。

审:现在进行第二轮法庭辩论,双方请注意,第一轮辩论已经发表过的意见,请不要重复。先由原告发表第二轮辩论意见。

原:1、关于时效,我方在宁波院扣船后已经提起了诉讼,不存在30天内未起诉的情况,而追加被告是因新证据的发现而追加,不是新诉。2、关于无单放货是否是行业内的管理,只要无单放货违反了法律规定,被告就不能以该行为普遍发生就免责。3、原告对无单放货的发生没有过错,原告在开立信用证时不能知道原告不可能知道的信息,只需要审查中泽公司的货物买卖合同文件所体现的买卖行为,至于中泽公司是否欺瞒原告实施其他行为,原告没有能力核查,而且被告等承认了无单放货的事实,而权利人在侵权事实发生后才知晓当然能主张权利。即使被告主张原告存在过错,也不能免责,仅能一定程度的抵消。另外,对中外运公司,其称没有经手货物,但质证时其称是卸货代理,如果其不收货怎么卸货。优胜公司称船员是自己的员工,又不知晓泰苏米公司在无单放货时的行为,而既然邮件直接发送给船员,优胜公司都应知晓该情况,作为实际承运人都应当依法承担无单放货责任。

泰、优:本案中提单上没有记载原告是提单关系的任何一方,仅是提单持有人。原告称在宁波院扣船后即提起起诉,而我方认为扣押是错误的,这也得到宁波院的裁定认可,所以原告没有在时效内在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其在时效内在没有管辖权提出的诉讼是无效的诉讼。关于化工品行业中普遍无单放货,是实践中的做法,当然该做法不能违反法律,原告一再强调各被告侵犯其所有权,而货物在20180318放货,0319申请开证,0324原告开具信用证,0413取得集友银行寄送的单证,所以即使本案存在无单放货,时间发生在0318,即使原告声称其取得提单项下物权,其取得时间在0413,故而原告对其主张的提单项下货物所有权,而各被告侵犯该权利的主张不能成立。

三、南:同意被一、三意见。

外:同意被一、三的意见。另,关于原告称无单放货普遍存在不能即认为不违反法律的说法,我方已在代理权限内履行了职责,不存在过错。关于上次质证我方称是卸货代理的意见,是原告对货物到港装卸业务的错误理解,货物到港的卸货报关是我方作为代理人的职责范围,原告以此推论要求我方承担责任没有依据。涉案货物在0319已经交付完毕,本案运输合同已经结束,此时原告不是任何利益关系方,当时其还未开立信用证,在货物交付完毕后再开具信用证、索赔是荒唐的。

泽:没有补充。

审:法庭辩论终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当事人有最后陈述的权利。先由原告陈述最后意见。

原:请求法庭支持我方诉请。

审:请六被告陈述最后意见。

六被:请求法庭驳回原告诉请。

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当根据自愿和合法的原则进行调解。原告,是否愿意调解?

原:不愿意。

审:鉴于原告不同意调解,法庭将不再组织双方调解,但不影响双方当事人在庭后自行和解。今天庭审到此结束,如果双方还有补充代理意见,可以在庭后以书面形式向法庭递交。退庭后双方当事人应当阅看笔录,并在笔录上签字,笔录若有遗漏或差错,可以要求书记员予以补正。

审:现在休庭。

 

 

地址:浦东新区迎春路567号 电话:68567567 邮编:200135 沪ICP备11042462号

Copyright@2008-2009 上海海事法院 Corporation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