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调研 >> 典型案例

保证风险实质性加重致保证责任免除的要件分析

时间:2019年08月09日

〖提要〗

就保证合同而言,债权人擅自变更主合同条款或放弃主合同权利并已实际履行,从而导致保证人的保证风险实质性加重的,可以免除保证人的保证责任。分析保证风险是否实质性加重,应综合保证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以及保证人的追偿效果和责任范围在主合同变更前后的情形等要件,以确定保证人的保证风险是否因此变得无法预见或无从确定。

〖案情〗

原告:陈红

被告:朱浩军

2010年,原告陈红与案外人王秀楼签订船舶转让合同。该合同约定,陈红以人民币402万元(以下均为人民币)将“紫金18”轮转让给王秀楼,付款方式为合同签订时,王秀楼向陈红支付定金50万元,剩余款项在所有过户手续办理完毕后45天内支付。违约责任为如王秀楼违约,则定金50万元归陈红所有,陈红违约将定金双倍返还王秀楼。双方还特别约定:“1、乙方(王秀楼)在全部价款付清后,甲方(陈红)将船舶交付乙方(王秀楼),价款未清前,该船舶的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归甲方(陈红)所有。2、乙方(王秀楼)在规定时间内未付清价款导致合同无法履行,乙方(王秀楼)有义务将船舶相关证书过户给甲方(陈红),所涉及费用由乙方(王秀楼)负责”。签订合同后,原、被告双方到朱浩军住处,朱浩军在该合同上书面承诺对买方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在朱浩军签字后的同日,王秀楼向陈红支付了50万元,陈红和王秀楼赴涉案船舶所停放的船厂,陈红向王秀楼交付了该船舶及相关证书。2012年1月31日,陈红向响水县法院提起诉讼,后法院未立案受理。

原告诉称,船舶买卖合同签订后,王秀楼支付购船款352万元(其中包括50万元违约金),陈红多次催要余款未果。因朱浩军系保证人,故请求判令朱浩军向陈红支付购船款100万元及利息损失。

被告辩称,1、购船款共计402万元,王秀楼已支付定金50万元,购船款302万元,共计支付352万元,陈红要求违约金50万元没有依据;2、陈红本次起诉离上次诉讼已经6年,早已过诉讼时效;3、陈红与王秀楼变更主合同未通知朱浩军,亦未经其同意,应视为放弃朱浩军的担保责任。故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裁判〗

上海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为保证合同纠纷,陈红是船舶买卖合同的卖方,王秀楼为船舶买卖合同的买方,朱浩军为保证人。本案的争议主要为:朱浩军是否需要承担保证责任及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关于朱浩军是否需要承担保证责任。原告陈红认为,根据合同约定,朱浩军对王秀楼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被告朱浩军认为,买卖合同双方变更了合同的履行方式,且未经担保人同意达成和解协议,免除了担保人朱浩军的担保义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债权人和债务人变更主合同,应取得保证人书面同意,否则担保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现有证据表明,船舶转让合同约定为王秀楼支付人民币50万元定金后,陈红将涉案船舶证书交给王秀楼办理过户手续,在王秀楼全部价款付清后,陈红将船舶交付给王秀楼。但在实际履行合同的过程中,在朱浩军书面承诺担保责任后,买卖双方既未经朱浩军同意,也未通知朱浩军,在朱浩军不知情的情况下,于担保当日完成了船舶及船舶证书交接。由于买卖双方变更主合同履行方式,使陈红失去船舶的控制权,增大了交易风险,并导致合同特别约定的第2条不能实际履行。同时,该交易风险也转移给了担保人朱浩军,增加了担保人的保证风险,加重了担保人的担保责任,违背了保证合同订立时担保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根据担保法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对要求朱浩军承担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此外,原告陈红前次主张权利至本次起诉已经6年,已超过诉讼时效,亦没有证据可证明有时效中止或中断的情形。故法院对陈红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上海海事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被告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审理过程中被告撤诉。本案判决现已生效。

〖评析〗

本案纠纷的法律争议点主要涉及主合同变更后,保证人是否可以免除保证责任的问题。

一、主合同变更后保证责任免除的构成要件

我国《担保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变更主合同的,应当取得保证人书面同意,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担保法》第二十四条仅作出原则性的规定,即债权人和债务人主合同变更时未经保证人同意的,保证人的保证责任免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解释》)第三十条规定:“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加重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的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变动主合同内容,但并未实际履行的,保证人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根据上述条文义理解,[1]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应当具备三项基本构成要件。

要件一:主合同发生变更且已实际履行。即债权人和债务人已就主合同内容的变更依法达成协议且已实际履行。这是保证合同中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的前提条件。

要件二:主合同变更未经保证人同意。即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主合同变更已经实际发生且已实际履行,但未经保证人的同意。这是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的实质要件,直接决定在主合同变更的情况下,保证人是否继续承担保证责任。

要件三:变更的内容实质性加重了债务人的责任。围绕给付义务本身,包括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若其加重了债务人的责任,保证人对加重的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担保法司法解释系限制性解释,规定在债务加重、主合同履行期限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情况下,保证人可全部或部分免除保证责任。

要件三在具体个案中的表现较为复杂,争议较大,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如在本案中,原告先履行抗辩的变更导致债权人风险加重的情形下,担保人是否继续承担保证责任,实践中存在较大分歧。有观点认为,根据《担保法解释》第三十条规定,虽然买卖双方变更了主合同,但该变更未加重债务人的责任,故保证人不能以此免除担保责任。[2]也有观点认为,担保物权具有从属性,需债务人不履行时,担保人才清偿,如果双方实际已将履行条件变更,以债权、债务人之约定,客观上将履行的义务全部落在担保人身上,造成担保人负担的加重。司法解释的落脚点不在债务加重、主合同履行期限变动等原因条件上,而在客观上是否会对保证人产生重大的不利影响,是否最终加重保证人责任。[3]

笔者倾向于第二种观点,虽然司法解释对《担保法》进行了限缩,但并不能取代第二十四条的内容,司法解释也是基于当事人意思自治和诚实信用原则,根据最为常见的影响担保人担保责任的内容进行了罗列,但它不可能穷尽所有履行条件变化的情况,应当允许司法实践依照《担保法》第二十四条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运用。最高法院曾针对保证人以借款人单方改变借款用途为由主张免责的情形,在判决中[4]提出,应区分具体情形,以确定变更主合同的贷款用途是否构成保证人的保证责任免除。保证人是对债权人提供担保,因此,如果是债务人单方变更主合同的贷款用途,虽然加重了保证风险,但这并非主合同当事人的合意而为,债权人并不认可该行为,且保证人是为债务人的利益提供担保,其在承担担保责任后可以通过向债务人行使追偿权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权利,故为实现债权人、债务人、保证人之间的利益平衡,不应免除保证人的保证责任。该案虽未免除保证人责任,但在论证中并未简单套用司法解释内容,而是从加重保证风险角度进行了论述,显得更加公平合理。加重风险并不意味就加重责任,需要从当事人意思表示、风险与后果的因果关系等方面结合具体案情进行考量,但实质性的加重保证风险可以成为免除保证责任的重要因素。若主合同变更,导致保证人的保证责任发生了变化,违背保证人作出保证时的真实意思表示,则保证人对超出其保证责任预期的部分不承担责任。

二、实质性加重保证风险的要件分析

保证合同通常是依附于主合同的从合同,其以主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及履行情况作为条件。同时,保证合同也是《担保法》规定的一种有名合同,合同当事人为债权人和保证人。债权人擅自变更主合同条款或放弃主合同权利并已实际履行,增加了履约风险,就保证合同而言,本质上是一种违约行为。债权人的违约行为能否免除保证责任,除了应当满足前述要件一、二之外,还应重点对是否实质性加重保证风险进行判断。其一,确定该行为是否违背保证合同订立时保证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二,确定该行为是否对保证合同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若加重保证人义务的,加重部分无效;其三,确定该行为对保证人追偿效果是否有重大影响等。将合同变更前与变更后的情形进行比较分析,以判断是否加重了保证风险导致保证责任发生变化。

具体结合到本案,本案主合同的变更使保证人承担了额外的负担,原先先付款再交付的情况下,保证人有追偿的保障,但现在未付款先交付,使保证人的追偿失去保障,违背了保证人作出保证时的真实意思表示,该交付之物也失去了反担保作用,保证人无法对其进行追偿处理。在王秀楼未付清船款时,陈红有两个违约救济途径。一是要求王秀楼继续履行付款义务,若王秀楼不付款的话,当然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朱浩军承担保证义务,然后由保证人向王秀楼进行追偿。二是按照特别约定条款,要求王秀楼将船舶过户回陈红,由此产生的过户费用由王秀楼负担。如卖方陈红选择救济途径一,要求继续履行协议。买卖双方原合同约定付款完成后再交付涉案标的的船舶,在买方未完全付清款项时,在卖方选择继续履行支付船款的违约方式时,该船舶的所有权应属买方。在买方无能力清偿债务时,卖方可以对已属于买方的船舶行使权利,实现其债权。此时,卖方占有的该船舶可以看作是质押物。无论卖方是向质押物行使权利,还是向保证人主张权利,最终船舶作为质押物都可以基本实现债权。但是主合同变更后,船舶已交付买方,其作为质押物的功能已消失,且船舶可能附抵押等其他权利或发生二次买卖,卖方或保证人通过向船舶行使权利的方式实现债权可能性几乎不可能,最终结果将导致卖方或保证人承担相应损失。如选择救济途径二,要求按照特别约定履行。即要求买方将船舶过户回卖方,由此产生的过户费用由买方承担。这可视为所有权保留条款。[5]所有权保留是指在买卖合同中当事人双方约定,买受人虽先行占有、使用标的物,但在特定条件成就(通常是价金的一部或全部清偿)之前,出卖人仍保留出卖标的物的所有权。根据特别约定条款,保证人承担的保证责任仅为过户费用。但是主合同变更后卖方已交付船舶,该条款因船舶已失去占有控制或因前述障碍或履行成本过高等已实际无法履行,保证人承担的责任就是全部债务。从上述两个违约救济途径分析,在保证人作出保证时,由于船舶尚在卖方占有控制之下,其可预见的保证风险或保证责任范围非常小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买卖双方变更合同履行方式后,船舶已经交付,其作为质押物的功能已经消灭,所有权保留条款已无法履行,保证人的风险将大幅上升,其保证责任范围扩大至整个买卖合同剩余未付款项,这显然也与保险人的真实意思相悖。此外,卖方陈红与买方王秀楼未经保证人朱浩军的同意,在保证人作出担保的当日立即变更主合同的履行方式,完成了船舶和相关证书的交接,无论买方或卖方,事后都未通知保证人。涉案买卖合同双方的行为不仅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甚至有故意串通之嫌。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援引《担保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作为裁判的法律依据,但《担保法》第三十条规定失之于粗略,适用的随意性较大,而《担保法解释》第三十条规定所作的限制性解释又导致适用该条款适用范围过于狭窄。因此适用《担保法》第二十四条时,应当判断、分析主合同变更对保证人责任的影响。未经保证人同意,主合同双方当事人变更合同内容的行为实质性增加了债权人履约风险和保证人的保证风险,使保证人的保证风险因此变得无法预见或无从确定的,可以免除担保人责任。

 

撰稿:上海海事法院 张建琛

〖裁判文书〗

(2018)沪72民初3519号民事判决书


[1] 李国光、高圣平主编:《担保法及配套规定新释新解》,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第331332页。

[2] 参见(2001)沪二中民初字第206号上海华通置业有限公司与上海渝龙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观点。

[3] 同上注。

[4] 参见(2007)民二终字第14号担保合同纠纷案。

[5] 刘保玉主编:《担保法原理精要与实务指南》,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29页。

 

 

 

地址:浦东新区迎春路567号 电话:68567567 邮编:200135 沪ICP备11042462号

Copyright@2008-2009 上海海事法院 Corporation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454号